一是试点先行。推进明溪全省财政涉农资金整合试点工作,制定全县空壳村村财增收实施方案,统筹推进空壳村精准扶贫等。力争到2016年底,全县30个空壳村集体经济收入突破5万元。
二是人才培训。选准配强空壳村两委班子,选派驻村第一书记,成立驻村工作队,形成帮扶合力。依托“科技下村”、“雨露计划”等培训平台,力争培育新型农民2800人。
三是产业发展。发展淮山、红豆杉、花卉苗木等“一村一品”特色产业,通过发包等形式以增加村集体经营收入;引导空壳村土地有序流转,增加村集体租金、分红收入,力争实现村财增收1万元以上。

桔山街道紧紧围绕州委提出的“以地生财、以资生财、以企生财、以策生财”策略,努力从创新发展壮大村级集体经济形式,多途径增加村级集体经济收入着手,三措并举消除村级集体经济“空壳村”,力争在三年内使全办13个村村级集体经济实现“四有”目标,集体经济收入累积均达到3万元以上。街道党工委、办事处把三年内消除村级集体经济“空壳村”与“支部结对·精准扶贫·同步小康”驻村工作有机结合起来,制定了桔山街道三年内消除集体经济“空壳村”实施方案,成立了村级集体消除集体经济“空壳村”工作领导小组,统筹抓好消除集体经济“空壳村”工作。在工作开展过程中,街道主要领导和村实际情况,遵行“因地制宜、量力而行,依法依规、统筹推进,村级主体、市场主导,强化管理、规范运营”的原则,实地考察,针对发展壮大村级集体经济消除“空壳村”提出了切合各村实际的实施意见。做好督促引导,拓宽工作思路,细化方案,明确责任,齐抓共管,做好指导和跟踪服务工作,理清各村发展思路,为发展壮大村级集体经济奠定良好基础。

“空壳村”缺产业,但更缺人气。通过美丽乡村建设,深挖传统文化,发展乡村旅游,吸引城市居民下乡“寻根”,不失为“空壳村”积聚人气的一剂良药。

创新思路盘活资产,这是第一批33个空壳村破壳的着力之作。

盘活资源,闲置土地变生态园

为了实现“破壳”,溪尾村策划了一批效益高、见效快的项目,调整产业结构,通过对旧村部7坎店面的框架改造,实现村集体资产零突破,每年预计将有160万元的租金收入。

小石村耕地面积不足600亩,经济基础相对薄弱,虽然村中也有集体土地,但长期缺少监管,陆续被村民侵占划为自留地“无成本”耕种,造成了集体利益的严重损失。针对小石村集体资产受“侵蚀”问题,固河镇清产核资工作组专门选派人员驻村,协助处理村集体资产清查。

为了帮扶钟山镇汾山村实现破壳,县纪委多方争取项目和资金,从村道硬化、村庄亮化等入手开展帮扶工作,协调县直部门助力汾山村上马5个总投资190多万元的帮扶项目。

深挖文化,美丽乡村积聚人气

枫亭镇斗北村支部书记黄志明告诉笔者,该村利用大埔门前25亩工业用地,建设标准化厂房租赁给湄洲湾驾校,实现资产盘活与增值。去年该村还组织村干部考察社硎乡光伏太阳能发电项目,利用各部门的帮扶资金用于投资光伏太阳能发电项目,项目建成后每年可增经济收入3.5万元。

为了打消村民的种植顾虑,北大杨村让愿意加入种植队伍的村民以闲置宅基地入股,无花果树苗则由村集体从合作社赊购。村集体和种植户之间除第一年收益按5∶5比例分红,用于支付购买苗木的费用,今后则全部按3∶7的比例分红,实现了村集体与种植户的双赢。

菜溪乡在仙游县委、县政府的大力支持下,积极探索“参股分红”模式,将村集体的自有资金投入菜溪岩开发中,每年按一定比例进行分红,进一步拓宽壮大集体经济的渠道。目前石峰村学会投资当“股东”,通过召开支委会、村民代表会议讨论、表决等程序,确定将村集体自有资金中的100万元盘活,用于菜溪岩风景区游客服务中心建设,预计年收入15万元左右。

“这些空宅子长期闲置,真有点浪费了。”北大杨村党支部书记杨绍廷介绍,他们通过与当地盛唐苗木种植合作社合作,由其提供技术帮扶,决定在闲置宅基地上种植无花果树,全力发展庭院经济。

目前,仙游初步走出了一条村上有积累、村民得实惠的发展之路。未来5年内,仙游县将继续探索村级集体经济差别化发展路子,力争到“十三五”末全面消除县域内所有“空壳村”。郑志忠
游晓璐 林圣裕 文/图

前不久,高唐县三十里铺镇在河崖孙庄村大石广场举办了一场书画民艺展,笔墨灵动的书画佳作,鬼斧神工的根雕作品,散发着乡土气息的麦秆画,吸引了众多城里人下乡观展,现场人气火爆。

该县计划从2015年起连续5年,由县财政每年安排不少于500万元的专项资金,成立村集体经济合作基金,扶持投资村级集体经济项目。对村级集体发展特色产业的村,按每个村拨付10万元重点扶持发展;对实现集体经济经营年收入达到5万元以上的,给予一次性奖励2万元工作经费;对村财逐年增长的村,奖励不高于增收部分的20%作为绩效补贴,原则上最高不超过3万元。

解决“空壳村”问题,离不开盘活闲置资产,让“沉睡资源”变成“活资产”。高唐县梁村镇北大杨村村民以闲置宅基地入股种植无花果树,收益由村集体和种植户按比例分成,创建了村集体增收的“北大杨模式”。

云顶娱乐,仙游火车站所在地的辉煌村通过盘活码头、围垦等村集体资产,实现资产的保质增值,变“包袱”为财富,变存量为增量,促使村财年可增收32.2万元。为确保村集体经济可持续发展,该村还将在火车站旁投资建设一幢11层的商贸服务大厦,用于对外出租增加村财收入。

图文来源网络 如有侵权 请联系删除

县里还从省、市、县三级选派一批优秀年轻干部开展驻村蹲点工作,重点派向经济薄弱村,着力帮助村里找好路子、搭好台子,让村级集体有可持续的发展路子。

“清产核资过程中,工作组并未搞‘一刀切’,而是采取因户施策。”小石村党支部书记王登华介绍,对于充分认识到个人违法行为的种植户,村委采取“动钱不动地”的方式,按规定依法收取承包费,维护集体利益;针对极个别村民拒不归还的霸占行为,村委则通过工作组以法律方式强行收回,重新进行发包。

据该县组织部门相关负责人介绍,仙游县实施“党建富民强村”结对共建工程以来,探索出结对帮扶的新模式:实行部门结对帮扶,由县直机关、企事业单位,挂钩帮扶经济薄弱村,整合社会公共优势资源向农村倾斜,通过“植入式服务”,落实帮扶措施和资金,协调解决发展难题。实行强村帮带弱村,选择一批基础较好、发展较快的经济强村,帮带1-3个经济弱村,每年给予10万元扶持资金,持续三年,通过项目共建、资源共享、信息互通等方式,带动弱村一同发展。实行村企结对共建,由规模以上企业结对共建空壳村,每年落实帮扶资金3-10万元,持续三年,采取送项目、送资金、送技术等方式,发动企业参与发展壮大村级集体经济工作。

小石村通过清产核资不仅让村集体每年拥有了3万多元的稳定收入,更将集体所有资产“挖”了出来,晒在阳光下,接受村民监督。

■结对帮扶 资源倾斜

北大杨村是省定贫困村,村集体收入长期在“零点”徘徊,多数村民外出打工,长年不归,村内闲置宅基地越来越多,由于年久失修,不少房屋已经倒塌。

在我国农村,集体收入很少甚至完全为零的村被称为“空壳村”。仙游县共有324个建制村,其中空壳村就有152个,占比达47%。由于没有收入,甚至债台高筑,一些村组织的日常运转已难以为继。

明确界定集体资产是发展集体经济、增加集体收入的前提。从2018年年初开始,高唐以彻底清产核资工作为契机,对垄断农村资源、侵吞集体资产的行为进行了集中整治。尤其对全县429个“空壳村”成立了由多部门参与的驻村工作组,对各村属于村集体所有的资产进行重新严格核查、整理和归档,实现了村集体资源的回收再发包,有效拓展了增收新途径。

要致富,先修路。汾山3.5公里村道水泥硬化工程完成资金拼盘,其中村自筹资金30万元,省级补助56万元,县九仙溪公司和海光园艺等12家单位补助72万元,工程如期动工。针对汾山村里没有路灯带来的安全隐患问题,县供电有限公司出资4.8万元,对4个自然村进行路灯亮化,架设了22盏路灯,让村民们告别了多年来夜间摸黑走路的历史。

为解决这一问题,高唐持续强化基层党组织建设,通过盘活资源、清产核资、发展旅游等一系列有针对性的创新举措,强力推进村集体增收。2018年,高唐429个“空壳村”实现全部清零,夯实了精准扶贫工作的经济基础。目前,全县631个村集体收入总数达4288万元,村均6.8万元,17个省定贫困村集体增收70余万元。

■盘活资产 着力造血

坑塘14亩、河滩地16亩、村集体耕地50亩……日前,高唐县固河镇小石村在村务公示栏上,如期“晒出”了清产核资后村集体资产清单,全部“家底”一目了然,不仅让全村196位村民吃了颗“定心丸”,更让村集体增收有了开源新途径。

为了帮助空壳村破壳,去年仙游县选择33个村作为发展村级集体经济重点扶持对象,由32名县处级领导挂钩联系,按照“一村一策”的办法,帮助理清发展思路,编制发展规划,确定发展目标,落实发展项目,采取部门帮扶、企业共建、强村帮带、政策扶持等措施,破解发展难题,多种渠道发展村级集体经济。

赵寨子镇蒋官屯村在村内道路两侧总长达1180余米的闲置土地上种植经济林,每年为村集体增收4.6万元;姜店镇东白村在村内路边、沟沿种植香椿树苗,大发香椿财……高唐充分发挥各村庄资源优势,进行合理利用和开发,搞起特色种植,让闲置的资源“活”了起来。

短短一年内,辉煌村村民亲眼见证了火车站、火车站站前广场、进站道路一期工程、公交枢纽中心等一系列工程的逐步完工,还有幸福家园试点项目的落户和推进,他们欣喜地看到整个村庄的蜕变。

河崖孙庄村是山水画巨匠孙大石先生的故乡,村庄内外“流淌”着浓郁的文化气息,越来越多的普通村民挥毫泼墨,艺术素养悄然提升。为彰显“大师故里·艺术乡村”形象,三十里铺镇对河崖孙庄村进行了从里到外的改造提升。如今,河崖孙庄村处处书香画韵,吸引来大批书画爱好者下乡游玩,乐享丹青之妙,村集体从书画游中持续受益。与河崖孙庄村一河之隔的李奇村,是国画大师李苦禅先生的家乡,三十里铺镇全力打造和运营“苦禅故里·尚美画乡”文化旅游项目,每年为村庄带来集体收入3万元以上。

■一村一策 政策扶持

一座村庄,若没了人口,则丢了人气,若无产业,则会失去活力。近年来,伴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快,山东省高唐县偏远乡村陆续出现了一些人口空巢、产业空心的“空壳村”,党组织的影响力和凝聚力也出现不同程度的弱化。在推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时代背景下,这些零收入的村庄究竟如何破解“空壳”之困?

仙游十公里古典工艺家具长街,溪尾村占了近2公里,是真正的黄金地段。与绝佳地理位置不相符的是,当地曾流传着一句乡村俚语“脚踩黄金地,手捧乞丐碗”。不过现如今,溪尾村已成功破壳,跻身“百万村财收入俱乐部”。

杨绍廷说,无花果成熟后由合作社保价收购,不仅让村集体收入实现了“零”的突破,而且也拥有了稳定的增收来源。目前,全村用于种植无花果的空闲宅基地规模达60余亩,成为村民家门口的“绿色银行”。

为让空壳村尽快破壳,去年初,仙游县出台《关于发展壮大村级集体经济的若干意见》和《推进“空壳村”集体经济发展的实施方案》,分步实施“强村行动计划”,壮大村级集体经济,增强自身造血功能,实现“有钱办事”“有址议事”“有人干事”“有章管事”。

与三十里铺镇主打书画文化不同,身为省定贫困村的姜店镇西郭村则主攻民俗文化。他们依托向阳花开生态农业观光园,深入挖掘鲁西民俗文化资源,全面打造“鲁西民俗文化第一村”,全村都品尝到了发展乡村旅游的“甜头”。而拥有8家驴肉老汤作坊的尹集镇老王寨村,则重点“着墨”驴文化产业,通过修建驴文化休闲农家院,让游客在舒适的环境中闻肉汤香、赏老坊景、吃驴肉、听戏曲,构建“美食+旅游”一三产融合发展的产业链条。

2015年,仙游县启动第一批33个空壳村破壳行动,目前已悉数破壳换新天。今年该县按照倒排解决20%“空壳村”的比例持续推进,发扬实干作风,力争苦干三五年,基本消除空壳村。

清产核资,村村摸家底晒账单

2018年夏天,村民杨绍军将闲置10多年的老宅子平整出来,种上了120多棵无花果树苗,看着昔日脏乱差的旧宅瞬间变成了一处能分红的生态果园,他心里乐开了花。

相关文章